首页>行业动态>

美团VS滴滴,道系企业家和佛系企业家的过招

来源:软咖软件 发表时间:下午4:06 标签:

“既往不念,纵情向前。”这句多次被王兴提及的话,始终深刻地影响着他的决策,也把一种战斗的气质赋予了整个公司。当年的千团大战、与点评的合并,都是这句话的写照。

O2O大战之后,美团似乎隐退了,也温和了许多,有一段时间,它很少登上媒体头条。但你永远不能忘记,一名真正的战士是不会丢弃战斗状态的。

在很多人以为滴滴出行已经坐稳网约车头把交椅的时候,美团像一把斜刺里杀出的剑,誓要打破这种局面。

下半场战争拐点

2016年7月,王兴在公司内部开会,总结了公司上半年的工作,同时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。

王兴认为,以人口红利为主的上半场竞争已经结束。迎来下半场后,有两条路可选,要不开拓海外市场,可能还有更多用户,但是国际化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;要不你就得精耕细作,把原有的用户服务得更好,通过每个用户创造更多的价值。

对于王兴来说,他的选择很明确:精耕细作,继续践行商业本质,为用户创造价值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2017年2月,美团点评在南京上线了打车业务。美团点评的这声号角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。在离2018年还有3天的时间点上,美团APP上线了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等7座城市的打车业务。

网约车市场的风向开始变了,并不是因为美团的入局,而是因为美团的态度,以北京市场为例:

1,在美团点评APP显眼位置,设置了打车入口;

2,有20万用户报名(支持),马上开站。目前已报满,北京即将迎来美团打车;

3,新用户可领取3张面额13元(北京出租车起步价)的打车券。

4,前5万名完成注册并通过审核的司机,可享受运营的前3个月0抽成的福利(每个订单只收取0.5元平台信息费)。

品途商业评论获悉,美团已经在南京和上海取得了牌照,并声称“会有适度的优惠”。从2016年8月,滴滴出行称雄中国网约车市场后,新的战争即将打响。

在互联网的下半场,企业都在自己的地盘上精耕细作,休养生息,以便继续尝试触摸业务边界。2018年,美团即将迎来极为关键的拐点。

3大猜想,揭示拐点为何出现

2017年5月,美团点评宣布整体业务实现盈亏平衡;2018年1月,王兴透露,2017年美团点评交易额达到3600亿元,收入达330亿元。与此同时,王兴表示,“美团点评不仅要通过互联网科技助力餐饮业硬实力,让人们吃得更好、活得更好。”

对比外卖和网约车,虽然都是做人(物)转移的生意,但是却有着本质的区别:外卖是去往N个目的地,而网约车普遍只有一个目的地。

一家以线下引流消费和外卖为主业的公司,为何将触角伸向出行领域?

猜想1:

王兴认为,出行本来就是O2O的一部分,它跟外出吃饭、看电影,以及旅行、出差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。

粗略一看,美团确实有做打车的必要。有观点认为,美团打车的优势在于可以与餐饮等商户进行合作,比如打美团的车去跟美团合作的餐厅,可以享受打折优惠。

品途商业评论认为,这个想法并不容易实现。在这个关系中,打车是服务于餐饮的,没有上线打车时,美团已经实现盈利;现在上线打车,用补贴的方式引流,无疑是为自己增加更重的负担。

美团打车,会成为与餐饮事业部并行的战略之一,甚至一上来就要准备切下15-20%的网约车市场

猜想2:

也有观点说,因为减少、扣除过司机端补的贴,如今的滴滴已是怨声载道,而别的网约车平台或者主打高端服务,或者供应不足,用户不得已留在了滴滴平台上。

如果美团进入后,司机和用户肯定会流向美团。O2O时代的故事告诉我们,用户的忠诚度很低,他们决定选择谁,唯一的原因跟着谁能多赚钱或者少花钱。

这个观点最终落到了“新一轮网约车大战会不会烧钱”上。

这个答案是肯定的,从美团对预热活动上就能看出来,在O2O领域奋战多年的美团很清楚现实规则——先用钱打江山,再用服务守江山。

说到烧钱,美团有决心,但滴滴应该也是不差信心的。2017年12月,滴滴出行刚刚完成40亿美元股权融资,在接受《财经》专访时,程维表示,“滴滴账上有100多亿美金”。虽然美团也在去去年10月完成了40亿美元融资,但程维如此评价这位对手,“美团肯定不是最弱的,但也未必是最强的。”

猜想3:

王兴的野心从未终止,打赢千团大战后没有,合并大众点评时也没有。他给美团的点位是不关注边界,只在乎核心。

在完成40亿美元融资后,王兴否认了“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”的说法,他表示“只要美团愿意,随时可以上市。”

那美团为何不愿意上市呢?

早在2016年,美团餐饮平台总裁王慧文就在内部邮件中称,公司将开始追求盈利性增长,因此未来销售团队将不再以交易额作为衡量指标,而是以营收作为业绩。这意味着,美团开始从追求规模增长转向追求盈利。外界对这一信息的解读是,美团上市已经提上时间表,开始做财务数据给上市铺路。

接下来的故事:2017年上半年,美团实现盈亏平衡,全年累计收入330亿;估值达到300亿美元。

在回答美团为什么还不上市之前,或许先要搞清美团为什么急着赚钱。

在美团T形战略的推动下,猫眼电影成功诞生,并扭亏为盈,有了独立上市计划。根据最新消息,2017年,美团外卖用户的消费频次和单均价在近三年来均出现显著增长,即将在千亿市场实现盈利。

团购市场已经能为美团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了,但是美团的主业似乎遭遇了天花板,无法为上市带来一串亮眼的估值数字。

美团从2016年开始追求赢利性增长,是为了拿钱培育新业务;培育新业务是为了在团购之外,有更强的盈利能力;追求更强的盈利能力,是为了高市值,高估值。

这里所说的“新业务”正是美团打车。从独角兽进化为巨无霸,打车也将成为美团进化之路上的拐点。

滴滴的烦恼,或将多线作战

美团的进击,滴滴早有准备。在竞争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的今天,尤其是独角兽公司们,始终背负着巨大的压力。因此滴滴做外卖、美团做打车只是一种防守反击战术而已。

对于滴滴来说,无论是手里的资源还是运营经验,都比对手有明显的优势。但非常巧合的是,几股力量正在同时改变滴滴所处的环境:

最近3个月以来,共享汽车行业迅速升温,驾呗、途歌、Ponycar等公司连续完成融资;摩拜联合贵州的新特电动汽车,退出自己的共享汽车业务。1月18日,神州租车又宣布进军分时租赁市场。

还是在1月18日,嘀嗒拼车完成战略升级,改名“嘀嗒出行”,着力于出租车和共享出行领域。

共享单车市场突然失去秩序,滴滴疑似与ofo决裂,自己收购小蓝单车。同时成立黑马事业部,助攻共享汽车和共享电单车“街兔”的业务。

共享单车市场突然失去秩序,滴滴疑似与ofo决裂,自己收购小蓝单车。同时成立黑马事业部,助攻共享汽车和共享电单车“街兔”的业务。

以上三种变化,加上美团打车的进击,滴滴出行在网约车、共享汽车、共享单车方面的布局都将受到威胁。滴滴不会被轻易打败,但绝对不会轻松。

经历了多年竞争,程维对竞争和战争的认识颇有几分道法的味道,他表示“已经不让员工再提‘把谁干倒了’”这很像道家思想的核心——“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”。

王兴从来没有改变对竞争的认识,他不主张击垮对手,只是“扩大新的战场”,然后纵情向前,这很符合佛家思想——“空中生妙有”。比如,之前没有外卖进入外卖领域成为第一,随后进入美业、旅行、电影等领域纷纷取得不俗成绩。如今没有出行进入出行领域。

站在2018年的开年,新的网约车大战势必裹挟着新能源、新技术拉开比O2O维度更高的序幕。

对于程维和王兴二人来说,似乎要迎来一场道系企业家与佛系企业家的过招。

2854
销售热线 400-902-0209